高端红酒类文学

2017年12月09日 12:16:1449次阅读

伟大的思想家、政治家和科学家本杰明·富兰克林留下许多富有哲理的明言,你是否听过这一句:“好的葡萄酒证明了上帝希望我们幸福。”

什么是幸福的家庭日本酒评家叶山考太郎的定义是:“幸福的家庭是回家等着温暖的太太和冰凉的香槟,不幸的家庭是等着冷淡的太太和温热的香槟。”

英国著名酒评家约翰·艾塞克为“英国葡萄酒指南奖章”获得者安德鲁·杰佛的《红酒圣经》所做的序言指出:“如果你想要更具有艺术气息、更健康、更有乐趣的人生,何妨花点时间来了解葡萄酒。你不一定要成为品酒家,但是你一定要知道一些基本概念。”

第22届“法国美食皇帝”桂冠得主——勒克里翁酒店的酒窖总管大卫·比罗这样论述餐馆的葡萄酒服务对吸引消费者的重要性:“好酒留给他们的回忆会把他们带回品酒的餐馆。”

对红酒频有研究的香港女作家张小娴在《亲密心事》中,这样认识“杯酒人生”:“男人对旧情的记忆与红酒类似,乃是以收成论。所谓收成,并不是他当时得到一个怎样的女人,而是男人自己有什么收成,收成就是男人的机遇。女人对旧情的回忆也跟红酒一样,但不是以年份论,而是以品质论。”

艾森豪威尔将军曾经说过这样一句“政治不正确”的话:“有些人应该吃热狗配啤酒,却奢望吃鱼子酱配香槟。”

法国女作家乔治·桑的故乡位于卢瓦尔河谷的希农城堡(Chinon),这里以品丽珠红葡萄酒而著称。她在写给钢琴家肖邦的第13封情书中写道:“我们彼此的心,红得已越过希农的葡萄酒了。”

美国《佳酿》杂志创办人菲利浦·塞尔登认为:“在本质上,酿酒人好像就是在执导一部电影,他按个人的理解,塑造葡萄酒的酒体结构、滋味、神韵和特点,从而创作出酒文化的艺术佳作。”

大名鼎鼎的拉图酒庄Chateau Latour)现任总裁费德列克•安杰乐先生告诉人们:“我们倾向于把我们的酒看作是来自土地给予人的礼物,而不是品牌。”

著有《女人鉴赏葡萄酒指南:购买,搭配,享用》一书的美国葡萄酒作家莱斯蕾·萨波科调查发现:“女人通常并不太关心葡萄酒的评分,而是更多地关注它的味道和风格。”

新马克思主义学派”代表人物戴维·哈维认为,葡萄酒的鉴赏知识是一种“文化资本”。他在《地租的艺术:全球化、垄断与文化的的商品化》指出:“酒搭配对了,可能有助于签下好几桩重大商业契约。你会信任一个不知道怎么挑酒的人吗?”

发表评论
发布评论时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!